服务热线:

公司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金沙县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钟德富亲身参与了这个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/01/08

“计生工作要有成效,必须和经济利益挂钩。也就是让农户因为计划生育可以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,就会改被动计生为自愿计生。”毕节试验办主任吴愿学认为,金沙现在的计生工作与之前的一些创新相比,似乎归入平淡,但是这份平淡,才更贴近人性本身,也更有可能可持续发展。“

1988年6月,毕节地区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,人口控制被确定为三大发展主题之一。16年来,毕节试验区在不断的探索实践中,总结并推出了多个在全国产生示范影响的计生工作经验。%%,

1988年1月,在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胡锦涛的大力推动下,贵州省毕节地区在当年6月被国务院批准建立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。确定了生态建设、人口控制三大主题,努力探索一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。17年来,毕节试验区成绩显著,“开发扶贫、生态建设”的经验不仅解决了当地群众的温饱问题,也促进了贫困地区生态、经济的全面发展。在人口控制方面,毕节通过多次尝试探索出一条人性化的计生工作之路,

2003年,金沙县启动了另一项计生优质服务工程:在继续保持对农村独生子女户、二女户进行一次性奖励,升学加分的同时,对农村年满60周岁的独生子女家庭和二女户家庭父母,建立养老保障金,每人每月领取50元养老生活补助,直至去世。

现在的毕节计生干部已经不愿再提起当年的“桃园经验”,他们说那个经验已经落伍,不适应现在的实际发展了。而在当时,这个经验曾经两次走进人民大会堂,向全国介绍和推广。

钟德富说,金沙县全面推进村级财政体制改革,村计生专干的工资也专门被纳入财政预算支出,每月可领到工资240元。

“那时城市里很多企业都在搞承包经营制,我们将这一经营机制转过来管理人,原理是相似的,效果也是不错的。

“政策执行以后,打破了以前完全按人口分配土地的做法,孩子生得越多,家里的地就越少,生活条件就越差。反之,则会提高人均耕地,也会相应的增加收入。“金沙县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钟德富亲身参与了这个政策的具体落实,他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,人地挂钩对遏制人口增长起到了有效作用。

金沙县委2004年的一份文件中,要求全县把计划生育工作与开发扶贫工作紧密结合起来,使大量的计生户真正实现少生、快富的示范和榜样作用。

这一年,毕节地区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218人,分别比贵州省和全国平均水平多94人和34人。

在金沙县平坝乡,乡计生协会也找到了一个有效的帮扶项目。协会建立了一个西洛河种鸭场,饲养了2000多只种鸭,只要独生子女户和二女结扎户来购买种鸭,,同时免费提供饲养技术和疾病预防措施。

“后来,其他农户看到葡萄种植带来的好处,就成了全村的特色品牌。”板桥村支部书记李才军说,仅销售葡萄一项,年均为板桥人创收40余万元,人均增收500余元。

1998年,贵州省连续两次在金沙召开计划生育工作会议,这个集团承包形式被称作“金沙模式”,总结经验后在全省推广。

但现在王雨红这对项工作已充满了热情。“这十多年来,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计划生育就是在潜移默化中深入人心。现在我还是驻村的计生干部,可是我到每户人家,碰到的几乎都是笑脸了。”

“和谐发展人与自然的关系,就是解决人口与资源承载量的不协调,一方面是要控制人口增长,另一方面是要主动地培育资源。金沙县目前人口政策的探索,也就是在继续巩固计划生育成绩的同时,培育自然资源,提高人口生存质量。”毕节地委宣传部陈贤主任说。

按照金沙县计生局办公室主任柳远中的说法,这个金字塔式的集团组织覆盖了金沙县的每个角落。

1986年5月13日,杨八郎正蹲在自己低矮的草屋里编竹筐,村组长急火火地进来喊:“快,领导来了。”话音未落,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就弯腰钻进了草屋,胡锦涛握住杨八郎粗糙的大手,仔细地询问他家有几口人,种什么庄稼,平时粮食够不够吃,孩子上学没有。

板桥村处在一个山窝里,人均耕地并不多,但是每家每户院里都有葡萄树,少则一两株。一些农户还在葡萄架下放置石桌石椅,品茶聊天。

38岁的王雨红从卫生学校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农村计划生育工作。刚开始工作时,老有人指着她讥笑“你一个姑娘家搞计划生育,小心以后自己生不出娃娃。”王雨红说那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调工作。

“我们不管是扶贫还是搞文娱活动,都将独生子女户和二女户推在最前面,使他们时时都有光荣感。久而久之,遗留的重男轻女思想和多子多福观念自然就淡了。”金沙县计生局副局长钟德富说,要百姓自觉计划生育,重要的还是改变观念。

3月15日早上天刚亮,王雨红就出门了,她今天的任务是到平坝乡金狮村作回访,她说今天要走完20家。

集团内部针对每年的目标责任书,对各乡各村实行三牌检查制,第一次检查未通过,给予白牌警示,责令在一定限期内做出补偿措施,期限过后再次检查,仍未达标予以黑牌警告,三次均未通过则红牌否决,撤销负责人的行政职务。而对于检查中发现的优秀村落和乡镇,颁发流动红旗,连续三次被评优秀的奖励5000元现金。

“百度”一下“计生改革”,相关网页达篇。贵州省毕节试验区进行的计生改革取得成效,自1988年以来,16年间少生82万人。

“现在,我们的计生干部都有一份新任务,就是在控制人口的同时,去帮助符合政策的计生农户发展生产,改善居住环境。”柳远中说,这个新任务也打开了金沙县计生工作新的空间。

桃园乡位于毕节地区金沙县境内,现在的县地图上已经找不到这个乡名,两年前的乡镇改革,桃园乡被并入另一个镇管辖。

1989年时,桃园乡作为计生试点乡,开始执行人地挂钩政策。这个政策就是在继续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,坚持新增人口不增地,死亡人口不减地,嫁不减。超生的收回承包地。同时强力制止垦荒。

柳远中说,这个集团组织进一步扩充力量,将各乡的乡党委书记和村支书也纳入其中,集团内部的管理也进一步细化。

具体的模式是:金沙县由主管计生工作的副县长任团长,每乡抽调一名副乡长、每村抽调一名村干部组成1000多人的计生工作队伍。团长与县主要领导每年签订目标责任书,确定当年计划生育工作的具体指标。同时,承包团又和各乡各村签订目标责任书,对外公布。年终审核时,哪一级没有完成目标,追究哪一级负责人的责任。

杨八郎这个名字至今还不时被毕节人提起。杨是毕节市海子街镇思源村的一个普通村民,因为生养了八个儿子,就有了这个名字。

按柳远中的介绍,当时金沙县包括集团内外的所有副科级以上干部,都被要求参加了1+1帮扶计划。即每人负责一个计生户的脱贫。帮扶费用由县财政协调,从各行政事业单位的办公经费中扣除,一般以提供农用物资为主。10多年来,帮扶资金每年都保证在500万元左右。

周益军也有自己负责的村寨,他说他至少每周要下村检查一次,去农户家中走访。乡政府建了一个完备的信息平台,依靠村委会的汇报和各驻村计生干部反映,随时更新。周益军说他基本可以掌握全乡的生育动态。

金沙县还由县财政拨出专款,建起了村乡两级计生服务室,现已有80%的村完成建设并交付使用。在服务室,包括妇科疾病、性心理疾病以及男性生殖保健在内的所有诊断和治疗都实行免费。

于是,同样是以金沙县为小试点,毕节在辨证地保留桃园经验的前提下,开始了又一轮计生工作的探索。

王雨红说按照规定,驻村的计生干部必须每月对该村的育龄妇女走访一次,尤其是在妇女婚后、产后一定要随访,及时了解情况,保证妇女和孩子健康。在金沙县,一名农村妇女从结婚到49岁,每年都可以享受2至3次免费妇科病检查。

时任毕节地委副书记的吕开邦陪同胡锦涛慰问。他回忆,从杨八郎家出来,胡锦涛面色凝重,对随行的同志说,一定要把人口数量控制下来。

从桃园经验到金沙模式,现在把计划生育归入村民自治范围,似乎是自然而然的过程。这种改变将计生工作由少部分人管大部分人,改为了大部分人管理少部分人。

以计生工作开展较好的平坝乡为例,平坝乡主管计生的副乡长周益军说,平坝从党委书记到村支书、妇联主任都有明确的计生工作职责和考评奖惩制度。

在政策推行的同时,金沙县计生局拟制了一份详细的问卷调查,在全县散发。,这个以土地制度抑制人口增长,把计划生育列入承包地农户必尽义务的改革试验,开始在全县推广。

金沙县计生局办公室主任柳远中说,最开始时这个村只有一户人家种葡萄,计生干部们在思考怎么帮扶少生优生的贫困农户时,请专家做了一个调查,发现板桥村所在的位置很适合种植水晶葡萄,投入少产量高,见效也快。于是,县计生局协调县能源办、扶贫办等相关部门,出技术、出资金,为计生户搭建葡萄架,帮他们联系销路。

据钟德富介绍,现在全县有3187个育龄妇女小组长。这些小组长由各村村民选举产生,每12户为一个小组,小组与村委会签订合同,确定一个阶段的完成目标,向村委会负责。小组长经过县计生局的专业培训后,由县财政负责,每人每月发10元劳务费,负责小组内育龄妇女的政策咨询、药品发放,同时保证每个育龄妇女能够按时享受免费的妇检服务。

听着杨八郎的回答,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和屋里一群面黄肌瘦的孩子,胡锦涛拿出500元钱递给杨八郎,嘱咐他要勤劳致富。

但是1992年以后,计生局的工作人员发现,单纯的人地挂钩模式出现了无法应对的新情况:一部分农村人开始进城打工,一些土地开始荒芜,无人耕种。而同时,单纯依靠行政命令开展计划生育的工作方式也引发了一些矛盾。

“从集团承包推行的情况看,还是金沙的成效最显著。”毕节地委一位负责人说,但这位负责人也表示,这种模式是一种攻克礁堡式的攻坚战,它在金沙控制人口的艰难时期确实发挥了值得肯定的作用,但方式也许有点野蛮,缺乏持续操作性。

在金沙县每个村委会门口都有内容不同的《村规民约》,公约都会将计划生育列入重点内容,有的村子还专门列出《计划生育村规民约》。金沙县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钟德富说:“现在的管理相比从前,轻松多了。现在计生工作人员更多的任务是与村民自治组织紧密结合,依靠村民自身搞好计生工作。”

位于金沙县北12公里的岩孔镇板桥村,从1998年就实现了人口增长与死亡的基本持平。该村先后有6户独女户自愿放弃生育第二胎。金沙县计生局在推荐这个村的计划生育工作时,总是自豪的提起这个村的生态建设。